乌鸦行猎——乌鸦把词换成猎枪,射下椋鸟。掉下的椋鸟变成一阵暴雨。乌鸦把词换成一座水库,收集雨水。

存档灵魂:

【英】特德▪休斯


Ⅰ 乌鸦

决心试验词。
他为这事儿想出好些词,可爱的一群——
目光清澈的,有回响的,训练有素的,
带着坚固的牙齿。
你找不到更好增殖的一批词。
他指向兔子让它离开,让词
传来回响。
乌鸦毕竟是乌鸦没有失败,可什么是一只兔子?
它自身变成一座混凝土地堡。
词儿们对抗地旋转着,回荡着。
乌鸦把词换成炸弹——炸开地堡。
地堡的碎片飞起——一大群椋鸟。
乌鸦把词换成猎枪,射下椋鸟。
掉下的椋鸟变成一阵暴雨。
乌鸦把词换成一座水库,收集雨水。
雨水变成一场地震,咽下水库。
地震变成一只兔子,从山岗上跃起
吃光乌鸦的词。
乌鸦跟在跃起的兔子后面
带着敬佩,目瞪口呆。

 

 Ⅱ 乌鸦的神学

乌鸦认为上帝爱它——
否则,它可能已经倒毙。
那么那就是证明。
乌鸦数着它的心跳,兀自惊讶。
它认为上帝正说着乌鸦——
存在正是他的启示。
可什么爱着石头而又说着石头呢?
它们似乎也存在。
在乌鸦的鸹噪声消失后,
又是什么说着那奇怪的寂静?
又是什么爱着子弹,
那从绳索一样干瘪的乌鸦嘴里滴下的子弹?
是什么说着铅的寂静?
乌鸦意识到有两个上帝——
他们中的一个比另一个大得多
爱着他的敌人
并拥有所有的武器。

 

 Ⅲ 生病的乌鸦  

它的疾病是不能把自己呕吐出来。 
打开这线球似的世界 
发现线球系在自己的手指上。 
决心抓住死亡,可走进 
它的埋伏圈的, 
总是它自己的肉体。 
这个把我置于他的掌握之中的人在哪里呢? 
它潜水、远行、挑战,它匍匐着,在离终点 
毫发之微的地方,最终遇上恐惧。 
它的眼睛被震惊塞住,拒绝观看。 
它用浑身的力气击打。它感受着这打击。 
毛骨耸然,它坠下。 

 

Ⅳ 乌鸦比以往更黑

当上帝,讨厌人,
转向天空,
当人,讨厌上帝,
转向夏娃,
事情看起来正在崩解。
可乌鸦乌鸦
乌鸦把它们钉在一起,
把天与地钉在一起——
于是人哭,以上帝的声音哭。
于是上帝流血,流着人的血。
于是天与地在连接处嘎吱嘎吱
变得腐烂而发臭——
一种超出了救渎的恐怖。
痛苦并没有减轻。
人将不再是人,上帝也不再是上帝。
痛苦
滋长。
乌鸦
咧嘴
叫道:“这是我的杰作,”
飞向它自己的黑旗。

 

韦白  译


评论
热度(30)
  1. ( ´θ`)鼯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单刀直入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( ´θ`)鼯 | Powered by LOFTER